辽宁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考古 >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101

时间:2019-10-29 19:29:08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101

  现在天还很亮,我从开始上班了后,还真的没有过这么早离开过,之前 就算做了主管也是晚上得到12点。
  现在大概只是晚上五六点多,我茫然的走在路上,突然发现我一个人,居然发现没有可去的地方。
  就这样漫无目的的在大路上走着,过了一段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也许是因为潜意识吧,我不知不觉的走向 了一条熟悉的道路,等我站住的时候,我一抬头,才发现自己居然走到了家的门口。
  打开门之后,我看到叶蓓蓓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到我回来,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开心的神色,想要和我说什么,但是紧接着又是一阵暗淡。
  我没有说话,而是面无表情的走进了自己的房子里,现在我的大脑一团糟了,自己的事都解决不了,更别说去考虑叶蓓蓓她的感情了。
  我把自己丢到床上,头脑很乱,我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内心,但是怎么都没办法做到。
  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外面有人敲了一下门,“小七……”叶蓓蓓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我没有说话,以为她走了,但是过了半响,又听到她在外面说,“以后,记得照顾好自己。”
  随着这句话音结束之后,我听到叶蓓蓓的脚步慢慢远去,然后客厅的大门响了一声,她显然离开了,我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
  我看到我的床头柜上,那被洗干净,然后又叠着的整整齐齐的衣服,还有被擦的干干净净的地板。
  还记得当时我在打架之后叶蓓蓓为了照顾我,和家人吵架,再到无家可归,还有我陪她出去买东西,一起看电视,以及她在我家做的那比我老爸还好吃的饭。
  叶蓓蓓真的就这样走了么?虽然我这几天我总是对叶蓓蓓爱答不理的,但是在不知不觉之中,在我的生命里,她居然变的如此的重要。
  我站了起来,推开了卧室的门,客厅里空无一人,在桌子上很明显的地方,放着一张纸条。
  我走了过去,打开后看到上面娟秀的字体,
  “小七,这段话,是我爬在你的门口的墙上写的,也许,刚刚敲了一下门没有敲开,就已经把我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勇气,给消失殆尽了吧,首先谢谢你这段时间的陪伴,其实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我,你今天大概也是不想和我说话,恩,是我这段时间麻烦你了,那就不惹你讨厌了,不和你当面道别了,不许怪我哦。其实既然选择了告诉你娜娜的这件事,就已经有了这个准备,你今天去一定是把娜娜追回来了吧,以后,也就在没有理由留在你身边了,我会很乖巧的离开你的生活,就像当初你突然闯入我的梦中一样,没有一点点的犹豫。
   祝你幸福,蓓蓓留。”
  看到这张纸,我似乎感觉到了叶蓓蓓之前在我的门口敲门,然后没敲开时候的失望,以及她一个人站在门口写这张纸条时心里的难受。
  我只是短暂的楞了片刻之后,突然发疯似得跑出了自己的家,想要去追回叶蓓蓓。
我也不知道究竟为什么我突然会这样,毫无理由,就只是心里有个念头告诉我,不能让叶蓓蓓就这样走,要不我会后悔。
  叶蓓蓓刚刚才走,我们这里的门口,出租车一般很少的,叶蓓蓓应该不会走的很远,可是我跑出来了之后,在家门口的几条路上,都没有看到叶蓓蓓的身影,打她的手机也关机。
  她会在哪?我四处跑着找着她。
  我脑海中突然浮现了一个地方,那是距离我家不远处的小饭馆,大概只有三四百米的距离,就是上次我和叶蓓蓓一起吃过饭,然后遇见那些家伙在那里打架的。
  我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跑了过去,打开门,一个娇弱的女孩子坐在那里,就是我上次和叶蓓蓓在一起的那个角落里,她果然在这里。
  叶蓓蓓身上还是穿着我给她买的那件衣服,不过和以前不同的是,她现在那绝美的面庞上充满了泪痕。
  她此刻听到有人开门,也是抬起头看着我,但是紧接着似乎就想到了她现在是哭泣的样子,急忙低下头去,不让我看到她流泪。
  我没有说话,而是走到了叶蓓蓓的面前,“傻丫头,谁让你就这么离开的。”
  “我……”叶蓓蓓听到我的话,抬起了那支离破碎的面庞,上面那原本亮丽的大眼睛,现在却充满了泪水,她要说话,但是哽咽的没有说完。
  “跟我回去。”我说完冲叶蓓蓓伸出了手,然后盯着她。叶蓓蓓犹豫了片刻,终于把手递到我的手里,小手冰凉。

  在我们出门的时候,这里的老板正坐在门口拿着扇子,一下一下的扇着风,她看到叶蓓蓓伤心的样子,忍不住对我说道,“小伙子,别嫌我烦啊,有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做女朋友,别人求还求不来呢,你怎么还能忍心惹她哭呢。”
  我沉默了几秒钟,坚定的说道,“恩,是我的错。”
  这个老板说叶蓓蓓是我的女朋友,我没有否认,反而又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而叶蓓蓓似乎是感觉到了我的动作,低下了头。
  一路上,我和叶蓓蓓什么话都没说,她没有问我和娜娜发生了什么,我也没让她在又机会逃脱。
  回去了之后,我和叶蓓蓓坐在沙发上,我看着她,似乎,和叶蓓蓓在一起这么久了,我从来都没有认真的看过叶蓓蓓,一头乌黑的秀发,精致的面庞,以及现在那微微通红的眼睛,格外惹人怜爱。
  估计只要是男人,现在都不会忍心在让他受委屈了,之前是我太傻么,我不知不觉中皱起了眉头。
  而叶蓓蓓似乎是被我的目光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低声对我说道,“小七,是我的错,你不许不开心了好不好?”
  “我没有不开心啊。”我依然看着叶蓓蓓说。
  “你骗人,看你现在的样子,眉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在哪里头都快皱成小老头了。”叶蓓蓓听了我的话,撇撇嘴。
  “有么?”我想要拿起手来摸摸自己的眉头,但是现在才发现我的手还牵着叶蓓蓓,又把手放下,但是依旧没有松开的牵着她。
  叶蓓蓓的小脸上蒙上了一层红晕。
  “那,你下次不许不辞而别了,我就听你的不生气了。”我对叶蓓蓓说道。
  “可是,我这次……,刚刚以为你回来不理我,是因为觉得我这段时间烦了呢,下次如果你在觉得我烦了怎么会。”
  “怎么会对你烦。”我对叶蓓蓓轻轻微笑了一下,“这段时间,你在我家里,就相当于是我免费有个小保姆,又会做饭,又会洗衣服,多好啊,怎么会烦你呢。”
  “啊……,原来我一直在你心中就是个小保姆啊。”叶蓓蓓听到我的话,脸上浮现出了一副很失望的样子。
  “你真傻。”我看着叶蓓蓓的表情,对她说道。
  叶蓓蓓说,“就是傻了啊,也没办法。”
  我笑了一下,看着叶蓓蓓的样子,本来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将她拥入怀抱里的,但是心中还是有那个坎。
  最终还是没有将叶蓓蓓拥入怀中。而是抬起头,看向了窗户外,外面已经有些发暗了,我有些不明白,这代表的是天要黑了,还是下一个天亮的开始?
  那天一直到很晚的时候我才辗转反侧的睡着,经历了今天的事情之后,我和叶蓓蓓之间的关系也算是改变了,叶蓓蓓对我的心,我一直都知道,我究竟能不能接受她,以后,她会以哪种身份出现在我的人生之中?
  第二天,在我还在睡觉的时候,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阵的声响,似乎是叶蓓蓓起床了,但是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再睡一会。
  而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发现叶蓓蓓做好了满满一桌子的好吃的,然后笑嘻嘻的告诉我,应该起床洗漱吃饭了。
  “怎么这么早啊。”我有些迷迷糊糊的说道。
  “还早啊,是你太懒啦……,快快快,起床。”叶蓓蓓撅着小嘴对我说道。
  我又在床上最后睡了十秒钟,一个翻身坐了起来。经过这一觉睡起来,感觉到昨天的难受似乎减轻了很多,有些人,有些事,只要不去想,那么就不会难受了。
  而有了昨天的那件事情的发生,和叶蓓蓓虽然没有捅破最后那一层纸,但是关系也进展了很多。
  而叶蓓蓓的这顿饭,明显是下了很大的功夫的,色香味俱全,在我一如何治癫痫病最好边狼吞虎咽,而又一边的再三询问下,叶蓓蓓才告诉我,她早晨五点多就起来忙了,而现在是十点左右,她整整忙了将近五个小时。

  这里的很多菜,都是她早晨出去,在我睡觉的时候一个人现买的,我的心里不禁小小的感动,当然,我也发挥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把桌上的菜吃的七七八八才罢休。
  吃完后我拍拍肚子,“吃饱了,要是天天都能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那该有多好啊。”
  “你想天天吃,那我就天天给你做呢,反正我有时间的。”叶蓓蓓对我说道。
  “可是你以后肯定会嫁人的啊,现在都舍不得把你嫁出去了呢。”我也开玩笑的说。
  “那就不嫁了,在你家赖你一辈子。”叶蓓蓓笑着对我道。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啊。”
  “不反悔。”叶蓓蓓鉴定的点点头。
  “拉钩!”
  “拉钩!”
  我们的手,再次接触到了一起,而昨天的时候,叶蓓蓓由于之前哭过,所以在我牵着她的时候,她一直都是眼睛红红的,所以因为害羞的面色看的不太明显。
  而现在,睡了一觉之后,叶蓓蓓的精神、面色等等,所有状态都已经调整到了最好,都说女人的早晨是最美的,而此刻,脸上淡淡娇红的叶蓓蓓无疑就是最美的。
  也许是向娜娜说的那样吧,她对我失望了,我也对她失望了,是,她一直以来都拒绝涂思豪,很辛苦,可是我呢,叶蓓蓓是个好女孩,而我之前一直没有答应叶蓓蓓,而是把她当做妹妹来看,不也是因为我对娜娜的感情么。
  这么深的感情,换到最后就换了一个她对我失望了,呵呵。
  我一直想做一个专情的男孩,想这辈子就爱一个女孩子,然后一直到白头,可是事实证明,这是我太过于天真了。
  既然如此,那么,我为什么还要压抑着自己呢,叶蓓蓓是个好女孩,而且虽然我一直都不承认,但是叶蓓蓓确实在我心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了,既然娜娜那边不需要我了,我又何必再让喜欢我的女孩子伤心。
  恩,是我见一个爱一个,是我对不起娜娜,一切一切的错,都是我的。不管怎么样,我都决定了,自己去爱那些爱我的,去保护那些愿意让我保护的。
  离开的时候,叶蓓蓓就好像是一个小妻子一样的把我送到门口,然后叮嘱我晚上早点回去,这样,不是也很好么?
  在后几天之中,我都是按照往常一样的上班下班,遇到一些小事情,也总是轻松的解决,彬少他们几个这几天来到这的频率也多了起来,几乎每天都能见到他们。
  彬少他们的那个豪华包间是预留的,可以说是我们KTV最好的位置之一,我们这里的太子爷有个专属的包厢也很正常。
  而现在是只要他们一来,周博就主动的把我推了出去,说那间包房归我去管了。
  不过这也算是轻松,毕竟有我在,再加上我和彬少、李传文这几天的关系也是越来越融洽了,所以他们都不会主动挑事,其实说白了,就是我和他们在一起,说是我管那个包间,但是实际上完全就是属于那种,我陪着免费吃喝、免费的玩,而且这些消费都是最顶端的。
  我也明白了那些有钱人的享受,这帮家伙,来一次至少消费好几万,那些我见都没见过的洋酒,他们顺手叫来,当然,他们叫小姐的时候,我往往都是不和他们同流合污的。
  这个时候,那个叫雨馨的小姑娘,总是会过来陪着我,也只是陪着,我没有做过任何过分的事情。
  这种生活,对我来说是享受,但是用周博的话来说,我已经是我们这里最大的功臣了,我现在算是立的奇功。只要我能把彬少给拖住了,拖一天,最起码能等于我工作一周的。

武汉哪里治疗癫痫好  虽然最初的时候,因为是这几个家伙的背景,所以我不得不去陪着,或者说监管着他们不要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吧,但是时间久了,就发现他们还是都相当不错的。
  有时他们是有一些那种有钱人所惯有的眼高于顶了,算是一种坏习惯吧,但是如果站在他们的角度上来看,毕竟他们天生就和很多人所处的“层次”不同。
  他们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有他们的圈子,所以在那些和他们不可能是一个世界的人眼中,他们的花钱大手大脚就是败家,不过你说他们的父母给了他们赚了几千万,几亿,留着不花干嘛。
  在这段时间里,彬少他们也曾经委婉的提出过,要让我去和他们出去一起玩,给我介绍朋友什么的,但是我还是拒绝了,毕竟他们是富二代、官二代,但是我不是,我还得上班,能走进他们这个圈子,完全属于我和彬少,还有李传文的私人关系而已。
  他们的朋友肯定也是那种非富即贵的人,去了和他们认识,那些人心中肯定也都是看不起,自己受的那种罪干嘛。
  在家里,虽然和叶蓓蓓之间没发生什么,但是实际上,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像是那种小情侣了,当然,最多的程度也就是牵牵小手,依旧没有到更深的档次。
  而在第三天的时候,叶蓓蓓也是终于从我家搬了出去。她老爸已经不生气了,这好几天没有见到闺女,心里也终于开始想叶蓓蓓了,委婉的让她的妈妈给叶蓓蓓打电话,让叶蓓蓓回去,也是对女儿的爱吧。
  在叶蓓蓓百般不舍的情况下,我告诉她,以后她有空了可以经常来我家啊,之前给她配了的一把钥匙,是没有收回来的。
  我把叶蓓蓓送到了她家的饭店门口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然后对她说道,“好啦,就把你送到这里呢,要不在往前点,你嫁人该看到了,回去吧。”
  “恩。”叶蓓蓓冲我点点头。“我走了哦。”
  “快去吧。”
  向前走了两步,叶蓓蓓又掉过头来,“我真的走了哦。”
  我又点点头。
后天癫痫是怎样引起的p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又往前走了两步之后,叶蓓蓓突然回头,往过来跑了几步,一下投入到了我的怀里,“我舍不得你。”叶蓓蓓的话音轻轻的传来。
  我犹豫了一下,把手搭在了她那柔软的腰部上,“时间还很多啊”。
  “可是,现在就舍不得。”
  “那,那就在抱会吧。”我有些无奈,但是有了前几天的牵手,现在我居然发现,我对抱着叶蓓蓓没有一点点的反感了,反而有的是一些怜惜。
  很可怕吧?我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怎么能这样,我不应该是去厚着脸皮,去告诉娜娜,说当初是涂思豪威胁我,辱骂我,然后我才出手的,之后等着娜娜重新回到我的怀抱,那样才是我应该做的,不是么?呵呵!
  一直说的她要走的,可是就这样,说了差不多有十分钟后,叶蓓蓓还依然在我的怀里,“好了,快走吧。”我对叶蓓蓓说道。
  “哦。”叶蓓蓓听完后,点点头,可是手却一点点的都不松开,似乎已松开我就能不见了一样。
  “傻丫头,明天,早晨你给我送早餐好不好?”我对叶蓓蓓说道。
  “好啊,你想吃什么呢?”

(未完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