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资讯 >

我是一只小小龙 7

时间:2019-10-29 17:17:24
我是一只小小龙 7

  第七章 被俘

  男爵见护院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不耐烦道见:“瞎了你的眼,这种穷乡僻壤哪来的武士,快去叫暴徒过来。”

  暴徒,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而且拥有三级武士的实力。传说他以前做过山贼,也做过海盗,手中血债累累。由于仇家太多,他逃到这边境之地正巧遇到了落魄地男爵,两个人顺理成章地成了一伙,名义上他是男爵的私人保镖。

  没人知道他的名字,大家都叫他“暴徒”,因为他的的确确是一个残暴不堪的家伙,仗着男爵的势力四处作恶,没人敢管他。

  希瓦娜正打算冲进屋子里去,却看见一个刀疤脸的彪形大汉挡住了自己的去路。(刀疤脸角色都是领便当比较快的)暴徒看见希瓦娜稍微迟疑了一下,紫色皮肤的人他倒是从来没见过,这个人就是他们说的护“女武士”?虽然她的身高在女人中的确算是出类拔萃,但是那张脸明明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女孩吧?而且从她的手脚看来细皮嫩肉的怎么也不像是练过武的样子。

  “哈哈哈,小女孩,你是来找妈妈的么?”暴徒调笑道。希瓦娜听到护“妈妈”两个字,不禁激动道:“你知道我妈妈在哪?”

  “…………”暴徒没想到还真是来找妈妈的。希瓦娜看暴徒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说不定抓走自己妈妈的事也有他的分,怒声道:“是你把我妈妈抓走了?”

  “哈哈哈,口说无凭,你有证据证明么?”暴徒狡辩道,不过心里明白的很,准是那个赌鬼男爵又强抢良家妇女来,不过这个女儿都这么大了,那女人岂不是连白头发都有了?这赌鬼男爵的口味还真是越来越重了。

  希瓦娜听着暴徒的话觉得十分躁舌,干脆一拳打了过去。暴徒见希瓦娜居然先动手,不敢怠慢,一拳快速的接了过去,不过这一接可就吃了大亏。

  希瓦娜拥有龙族血统,虽然力量被封印但至少全身也是钢筋铁骨,暴徒只觉得自己一拳像是打在钢板上一样。

  暴徒首先吃了一记亏,希瓦娜的攻击如同狂风暴雨般打过去,但是暴徒毕竟是正规武士,没一会儿就发现希瓦娜的攻击虽然力量十足,但是却毫无章法。

  暴徒只能靠经验和技巧慌忙招架,居然被一个没有练过武的人打的节节败退,而且对方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女孩子,暴徒不由的觉得一阵气闷。

  “这怪胎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暴徒暗骂道。

  暴徒已经如同暴风中的小船,但希瓦娜这边却完全是另一种感觉。她只觉得每一次攻击似乎被被一股奇怪的力量困住来手脚一般,出拳“软绵绵”的,似乎提不上力气。希瓦娜越打越生气,那封印真是讨厌极了。

  希瓦娜一套“王八拳”打下来,暴徒是越打越心惊。龙族的战斗天赋何其强悍?希瓦娜虽然完全是下意识的攻击,慢慢的变得越来越娴熟。每一拳,每一脚都凸显出一种自然的韵律。

  “砰!”暴徒被一拳击中胸口,身体化作一个抛物线远远的飞了出去。

  “快告诉我妈妈在哪里,要不然我就……我就……”希瓦娜顿时语塞,她是来救人的,却没想过要不要杀人,况且杀人这种事情……单纯的希瓦娜怎么下的去手。

  见希瓦娜又冲了过来,暴徒大惊失色。搞不好今天小命都得丢在这里,这“紫皮肤怪物”完全是把人“往死里打”呀。

  “男爵!你还在看戏吗,我死了谁保护你!”暴徒惊慌的大叫。希瓦娜突然觉得头一晕,一股睡意涌上心头,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闭上眼睛之前,她好像看到男爵咧着一口黄牙奸笑着,手中一枚戒指闪闪发亮。

  等希瓦娜醒来时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听到男爵那粗鄙猥琐的声音。

  “这就是你生的那个怪物女儿?嘿嘿嘿,还真是个怪物,皮肤怪,力气也大的吓人。”

  “小娜不是怪物,你快放开了我们!”

  妈妈……额。希瓦娜听到妈妈的声音顿时精神一振,可当她要开口说话时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也动不了。

  “放了你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乖乖的告诉我你的金币是从哪来的,以后乖乖的跟着我,我就放了你。”贪心的男爵想要来个财色双收,一旁的暴徒看得直流口水。“原本还以为这赌鬼男爵抓回来的是个老太婆,却没想到是这等极品少妇。”暴徒心想。

  “你做梦!你这个魔鬼。”伊莉丝似乎除了还“魔鬼”就没有其它骂人的词汇了,一个教养良好的女子怎么可能会说那些下流的词汇呢?伊莉丝挣扎了几下,可回应她的只有铁链的啷铛声和男爵的奸笑。

  “不说是吧,你也是不说我就以通奸罪把你绑上火刑架,让你在无数人面前屈辱的死去,你的女儿会被废了武功贬为奴隶,被那些贵族当成苦力或者玩偶!该死的怎么越来越热,看来我应该先败败火了。”男爵撕扯了一下衣领,对于突然升高的温度他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殊不知这是巨龙发怒的征兆。

哪家治疗癫痫病的专业医院  希瓦娜发现自己被困了,却莫明的冷静了下来,一种极度的冷静另一头就是极端的愤怒!男爵的话更是让希瓦娜火上浇油。男爵此时此刻这么也不会想到希瓦娜已经醒了。

  他手中的戒指是一件符文之器,上面加持了一个高级的催眠魔法,一旦被施法,就算是头魔兽也能睡上三天三夜。这时暴徒猥琐一笑,道:“伟大的男爵,这个极品女人就要归您了,那这……”暴徒朝着希瓦娜凹凸有质的身材发出兽性的目光,希武汉看羊癫疯什么医院好瓦娜虽然只有十四岁,但是已经发育的有模有样,如果把她扔进暗夜精灵的族群里那也是个大美女。(希瓦娜经典皮肤里的盔甲,露胸露脐露大腿,我都没好意思刻意去描写。亲,你穿成这样让敌人还怎么活?)

  “哈哈哈,这个就便宜你了,啧啧啧。这脸蛋这身材都是极品,只可惜这肤色……”说完男爵的狼抓已经朝伊莉丝伸去。伊莉丝原本就体质淳弱,那经得起这些折腾,早就晕了过去。

  暴徒心里乐开了花,想想刚刚把自己打的那么惨的女人就要被自己压在身下……那种征服感。“肤色怎么了,暗夜精灵的皮肤更紫呢,但是一个暗夜精灵女奴在奴隶市场上起码值四十万金币,那个个大贵族就是喜欢这种新鲜调调,你这种穷乡僻壤的土狗男爵怎么可能懂外面一掷千金的风流岁月。”暴徒默默的把男爵鄙视了一万遍。

  希瓦娜看不见,可是她对魔法元素的感应却清晰起来,周围越来越多的火元素朝她汇聚过去。

  希瓦娜顿悟了,原来怒意才是与火元素产生共鸣的钥匙!束缚着希瓦娜的锁链变得越发滚烫,暴徒终于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惊声道:“该死的,这小妞身上怎么变得这……啊!”暴徒试图用手触摸,却还没等靠近就如同投身炙炎一般滚烫。

  叮!如同一块小石击碎了湖冰,寒冰下喷涌而出的是炙热的岩浆!啊……!希瓦娜强行冲破了束缚,一脚踹开暴徒,喷吐着炙焰的声音道——“你们,该逃命了!”

(未完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