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自然地理 >

我人生第一位刺客型法师:索拉卡 6

时间:2019-10-29 15:36:04
我人生第一位刺客型法师:索拉卡 6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结果往往出人意料。

在老三找到女朋友之前,我还没什么压迫感,

但是阿甘又告诉我.Stupidisasstupiddoes.

真的是傻人有傻福,在男女比例这么稀缺的学校里,老三有女朋友了。

晴天霹雳。

手机回到了我自己手里,老三幸福踏入了爱情的坟墓。

我说:老三,代我向你女朋友,也就是未来别人的老婆,问声好。

老三眼神里的挑衅涣散了。


经过无数深夜对着窗外路灯的文艺抒情。

我的“致七七”本子也写了好几百页了。

里面还夹杂着对国人食品安全的担忧,对拳头公司未来走向的看法。

最后一页了,等舍友们睡着,我又坐到窗户旁边,抬头对着路灯的血盆大口。

“七七,都好久了。”

“大学同意都说我lol全能,除了不玩辅助以外。”

“那帮撒比其实不知道我最厉害的就是辅助,各种辅助。”

“我不遵守承诺,没有做大姐的专属辅助。但你的承诺我做到了。”

“我觉得我以前真的没有这么文艺范儿,可能是忧伤的副产品。”

“七七,你再不回来我就撑不住了…这里花丛缭绕,可我守身如玉。”

舍长半夜起床撒尿,差点被我吓摊。

我问:几点了…

舍长不说话。

我合上笔记本。拉上窗帘。


我说:“一个娇花照水,一个弱柳扶风,你要哪一只。”

舍长说:娇花照水。

胖子说:弱柳扶风。

老三说:能干的那一个。

我们觉得自己的精神层面已经远远被大学抛到了脑后。

我说:一个温柔贤惠,一个女王场控,你们要哪个?

舍长说这取决于温柔贤惠的长什么样子。

我说:“蛮好看啊。

于是四个人全体投票给了温柔贤惠。

我觉得有很多地方男人都是同根同源的。


学校附近网吧组织了一个看上去很吊的比赛。

lol杯英雄争霸赛”

广告牌子上,男枪霸气测漏。

老三跃跃欲试。因为一等奖品是一部2000块的三星手机。

但大家都很理智觉得这就是为学校隐居的几位钻一大神准备的。

很久以前,我朋友在北京碰到了一个网吧赛,当他觉得自己1900分的水平可以一战的时候,他猛然看到了报名表上死亡宣告的名字,然后默默要回了报名费。

所以我觉得比赛就是一件很忧伤的事情。

后来老三替我们交了报名费,大家才稍稍有了点兴趣。


报名的有17支队伍,传统的三局两胜原则。

老三找了他哥哥来充数,再加上阿川,算是有两位钻2大神的镇场。

心理有个声音一直在呐喊:“把土豆子男神队伍杀得片甲不留!!”

另一个声音在呐喊:“这么针对人家干毛线,你不想要还不要别人得到?”

然后第一个声音把第二个声音捅死了。

顿时舒爽异常。

老三说:“有些人啊,占有欲可怕的一逼,送上门的不要,人家若即若离了,他又阻碍人家的幸福。你说这种人贱不贱。”

我说:“贱。”

阿川说:“你牛逼。”


比赛当天,老三穿着网上买的印着英雄联盟巨大logo的外套出门了。

虽然是35块还包邮,但老三觉得有一股王者之气,走起路来简直不能再叼。

我们四个拉开距离默默跟在后边。

我问他哥哥:“你咋有这弟弟。”

他哥解释:“不是亲哥哥。”

到了之后发现土豆子也在,还面泛桃花跟那个人模狗样的男神聊天。

我的心里一抽。

阿川说:“心里不是滋味吧。”

我故作镇定笑笑:“卧槽你想哪儿去了。”

阿川说:“刚才我不确定,现在确定了。"

“你确定个毛线?”

阿川装逼摆摆手,我发现他装逼比我更有气场。


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学校,有两个钻二选手,一个白金选手,两个黄金选手的阵容算是豪门战队了。

阿川的锐雯简直不能再骚,那光速q让我不得不承认我已经老了。

阿川一路下来劈荆斩浪,和老三哥哥的打野瞎子骚遍网吧。

我看阿川的侧脸,发现他还蛮像流川枫,再看看老三哥哥的侧脸,发现蛮像少年黄飞鸿里面的牙擦苏。

我们是在半决赛相遇的。

土豆子冲我眨眨眼睛:“一会儿看在老熟人的面子上放放水哦。”

我看看土豆子男神那张憎恶的脸:“一会儿就兵戈相向,毫不留情。”

有件事情不得不承认。土豆子男神能当上学习部部长,人格魅力和工作能力所有人有目共睹,你不服气不行。

最起码比我这心胸狭隘锱铢必较的少年有亲和力。

面对我凶恶的目光,男神笑笑:“一会儿加油哦。”

加油哦……油哦……哦……哦……

妈蛋一看就是台湾青春剧场看多了。


之前老三看阿川玩豹女,说:“世界上还特么有比你玩豹女还怂的么?”

后来他看了我玩豹女说:“还特么真有。”

今天,大家公认的怂逼豹女——我,中路对线男神酒桶。

不得不承认,中路一直是我可怕的短板,曾经引以为傲的瑞兹如今成狗,也就拿着半残不残的豹女支撑场面。

结果很可观,我被打崩了,酒桶carry了全场,我成了历史的罪人,成了老三不能换新手机的罪魁祸首。

在男神队伍欢呼的时候,老三一言不发默默打开了柯南。

我抱着七七送我的机械键盘手足无措,这还是第一次。

如果我的豹女怂一些,别仇恨上脑少送一些,这场完全有可能拿下来。

我无法直视老三和他哥哥的目光,倒是阿川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


唉…冷暖自知。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七七了。

如果她知道我现在的处境,估计那个内心糯糯的姑娘能哭出来。

但如果她知道我是因为另一个女孩子才导致的现在的处境,估计那个醋意十足的姑娘能抓狂

宿舍里充斥着一股浓郁的炒饼和汗脚气息,我知道,胖子又打完篮球回来了。

我把键盘扔在床上,心想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后来发现能有效躲避情侣而且通风状况良好的也就操场了。

我说的是白天的操场,晚上黑暗的操场是不适合单身少年闲逛的。

足球场上几个穿着橙色鲁能球衣的少年拼的飞起,我敏锐地发现一堆鲁能里面夹着一个巴萨

在我脑补巴萨和鲁能感情纠葛的时候,电话响了,土豆子声音有些急促:“在哪儿呢,我去找你。”

我说:“图书馆。”

她说:“等着,别走。”然后挂了电话


我看看表,差不多十分钟,土豆子电话又过来了:图书馆几楼啊?”

我说:看台f12座。

那边沉默了好久:“你特么在逗我。”

我说:“我特么的就是在逗你。”

“别走!等我。”她又急呼呼挂了电话。

我在想我是不是该走了。但是想想宿舍那撩人的味道,还是算了吧武汉癫痫病的偏方治疗

我低着头,怎么都猜不透她的来意。

我突然发现还蛮有意思,在高中的那个操场,那个下午,同样是比赛,只不过被血虐的人换了对象。

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

我发现无论我多么尽力不去想那个涩涩的下午,它都会给我一个清晰完美的回忆。

我呲开满口白牙:你是猴子搬来的救兵吗?

阳光给七七镀上一层金边,七七当时真的在发光啊…

我甚至还记得她当时脸上那颗痘痘。

七七啊…七七


“喂,你怎么了。”土豆子一身运动装,皱着眉头。

“你觉得我现在开心么?”

“不开心啊。”

“那你问个屁。”

土豆子靠我坐下,我俩一起闷闷地看球场上鲁能和巴萨的爱恨情仇,中间还来了一个国米。

大半个小时后,土豆子终于开口:我还没想过,你文笔真心好。?”

“啊?”

“你给七七的帖子,我看了,很感动。”

“你咋找到的?”

“阿川给我看的。”

一时间又没有了话题,沉默沉默。

我猜不透阿川给土豆子看帖子的用意是什么,但我知道阿川肯定有他的理由,一个为我好的理由。

爱情诚可贵,基情价更高。


“你就是个逗儿比。”土豆子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我点点头。

“可看你的作品感觉你还蛮文艺的。”

我点点头。

“所以我给你的评价是二逼中带点放荡不羁。”

我依旧点点头,不说话。

她还来劲了,自顾自说个没完没了:“这么多人都想往我这里凑,可我为啥这么不开眼跟你做朋友了呢。其实也挺简单,我看你大大咧咧实在又傻又蠢又没脑子。说实话这种人不多了。”

我默默地想她的话里褒义的成分多还是贬义的成分多。

她突然噎住了,貌似鼓起勇气但还是没说出口。

我迷茫看看她。

她突然跟疯了似的,两只手拽住我的领口死命晃,表情狰狞:“你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想的!!特么怎么想的!!!你特么到底要干什么!!!装的专一痴情,可你招我干嘛呀!!你这个白痴!!!白痴!!!你就应该下去跑个几十圈好好想想你做的是人事儿么!!!?啊!?”啊!!!”

球场上的鲁能和巴萨停止斗殴惊愕看着抓狂的土豆子。

我送开她的手,扭头在操场上开始一圈又一圈狂奔。

我知道那个时候的我很二逼,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当时自己在干什么,只觉得那样能洗刷我的罪孽。


扭头狂奔的时候我看见土豆子愣住了。

我发誓我这辈子绝非没有像当时那么疯狂。

在鲁能巴萨们看来这是属于一个二逼的忧伤。

我妄图让自己疲惫到大脑深层,什么都不要想,可实际上脑袋里越跑越嘈杂。

妈蛋啊…夕阳下的奔跑。

我想起运动会时候广播站那激情的广播稿:你们是赛场的猎豹,你们是翱翔的雄鹰…

我想要是我的话,他们可能说:“看呐,那里有只疯狗唉!~”

莫名其妙有趣,我居然在那么难过的时候笑出生来。

卧槽居然有风啊…我已经不记得跑了多少圈,只感觉自己有点脱力,更多的我感觉自己真成了风一样的男子,只剩下一双耳朵。

前面有了一点黑影,努力睁大眼睛对焦,有人挡在跑道前面哭的稀里哗啦,是土豆子。

“跑够了没有?!”

我没力气说话,瘫在跑道上死命喘气

我感觉我要死了。


闭上眼死命气喘咳嗽,我感觉我的肺和气管已经千疮百孔。

脑袋里的晕眩好不容易消失了一点,我睁开眼,看见土豆子除了眼圈有点红肿,别的没有什么异样,说实话她那满脸泪痕我还是蛮怀念的。

她站在我旁边,冷冷俯视,就像看一只腐烂的尸体。

况且现在我的状态就是腐烂的尸体。

黑色运动夹克把她这时候衬的凌厉冷艳,。

卧槽…她就像风中站立的女王啊…傲娇望着他的子民。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r />

我笑了:“你这个时候要是穿裙子该多好。”

她发现了我看她的角度,怒道:“淫魔!”

“我跑了多少圈…”

“懒得数。”

她突然一脚踹我胳膊上:“你就是个白痴!!”

我没说话,只是看着忧伤的夕阳…

卧槽要是能这么一直躺下去该多好啊…

在被操场死角圈起来的那片天空里,我看到了七七啊…简直幸福的要死。

那一刻莫名其妙真的幸福的要死。

我说,:“土豆子。”

“昂?”

“七七会回来的。”

土豆子愣住了。

我笑着说:“七七会回来的,真的。”

她攒起一个生硬难看的笑:“是嘛,那,那挺好啊。”

我没有很泛酸地形容土豆子眼角有泪划过,只清楚的记得她眼泪涌出来,然后擦也没擦倔强扭头大跨步离开。


我觉得…以后我和土豆子,真的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老三说:买卖不成仁义在。”

舍长说:“散买卖不散交情。”

然后那俩二逼很欢乐地击掌。

阿川看我闷头嚼完馅饼,说:“不后悔?”

我说:“不。”

阿川点点头,拍拍我的肩膀回去冲分。

我突然感觉阿川有些事情看的比我还清楚,虽然大多时候我们在当他装比。


用他们话说,我是越活越回去了。

以前起码还有个女神搞暧昧,现在的我更像他们不齿的活跃在校园的学生会青年。

其实我就是闲的,我开始准备接手部长的工作,因为那样的我不至于没有目标。

阿川成功打上了钻1,在网一这个区里也算是小有名气。

有好多女孩子在我这里旁敲侧击阿川的信息,作为兄弟,我很义气的把阿川手机qq全部泄密

阿川只是意味深长的笑笑,在我眼里异样阴森,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撸多了性需求也得到变异

老三彻底没有了人权,游戏被禁止,抽烟喝酒被紧急,甚至伙食标准都有明确需求。女人啊……嗯嗯……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想过,这样值不值得?我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连我都说不清,不过那个下午我在操场死角的天空里我看到了七七,这就够了。


很多个下午,很多个傍晚,很多个晚上,在操场,在宿舍,在游戏里,我都幻想过:一个风和日丽阳光暖暖的下午,七七一身白色田园淑女蕾丝装扮:“嘿,来给我打辅助哦。”

或许七七没有土豆子漂亮,没有土豆子那样的气场。

我也知道,她回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就像我八岁那年走丢的一只比格犬,谁也不知道那个叫格子的比格犬去了哪里,但我坚信他一直就在我身边,直到我有了另外一只比格犬,它的名字叫婴儿袜。

我翻开那个撕碎我逗比爱情的信封。

七七是单亲家庭,这个我一直没有说过。爱情固然温暖,但是她最后还是选择了从小把她带大的妈妈,这个我并不怪她,设身处地,谁都会那样选择。

七七跟她妈妈去了上海,她舅舅给她妈妈安排了一份工作。

她满脸希冀:“你毕业以后会跟我回上海吗?”

我沉默了,我承认,我也自私。

分手变得理所应当,但更多时候,我都相信所谓的分手就是狗屁。

毛线啊……

我扯着头发,隐匿在漆黑操场的一角。


我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了阿川,我给他打电话:“来操场。”

阿川很干脆:“20分钟。”

阿川的妈妈今天来看他了,挺朴素的农村妇女,给阿川带了一堆特产。

我俩嚼着阿川妈妈做的煎饼讨论爱情。

阿川说根本没有什么好讨论的,因为貌似我就没有过爱情。

我说:“扯淡。”

阿川说:“你对女生说过爱这个字吗?”

我沉默了。

从小到大,我感觉“爱”这个字非常严肃,意味着责任,而我是承担不起那份责任的,所以我都说喜欢。

我感觉满嘴“我爱你”恶心的要死。

我问阿川:“你别说我,你说过么?”

“我说不起,这个字太贵了。”

“那你每天闷头打游戏就玩得起了?整天冲分就冲的起了?”

阿川沉默好久:“我那不是玩游戏,我靠打单子赚钱。lol多我来说不是游戏,是工作。每个月多打些单子起码够我的生活费。”

我从没听阿川说过这些,只知道他家境不是太好,沉默寡言。

我说:“哦”

然后我俩继续闷头啃煎饼,我的问题也没有解决


后来我在游戏里认识了一位大娘,以女神自居,对我嘲讽倍至。

每当我们讨论到爱情这个话题的时候,这个恶毒的女人总会适时地伤口撒盐:“你又在想七

七了。”

还有把游戏当成工作,偶尔让我抱两局大腿的阿川,我感觉这样其实也没什么不好,只是我的“致七七”小本本找不到了。这让我忧伤了好一阵子。

随着时间推移,大娘都有了海归男朋友,对于lol,我只剩下一个阿川了。不过我和阿川同病相怜的日子也很快乐,毕竟马上要迎来情人节、平安夜、圣诞节、元旦……

我坚信,我爱我的生活,生活他也会爱我。

我一直记得阿甘那句话

Idon’tknowifweeachhaveadestiny,orifwe’realljustfloatingaroundaccidental—likeonabreeze.

我不懂我们是否有着各自的命运,还是只是到处随风飘荡。

这还是七七强制我背过的,现在莫名奇妙衬景。


学校贴吧里对土豆子这位单身女神的讨论愈发声烈,我一天一天地翻看,适时地嘲讽一句“屌丝”

后来发现我就在屌丝这个范畴里,无权嘲笑别人。

经过阿川的训练,我已经可以跟上阿川的节奏哈尔滨看羊羔疯哪家好帮他双排打单子了,阿川给我分红,我死活不要,最后他送我一个豹女的女仆皮肤,让我感动的要死。

我说:“阿川,情人节一起过吧……”

阿川看我一眼,竟然没有揍我,这样我感觉非常恐慌。

妈蛋不会玩出火来了吧……

在一个阴沉沉的早上,老三穿着红内裤站在阳台上感慨:“天气要凉了啊……”

一个小时后他蜷在两层被子里:“我感觉我发烧了。”

我们没在意他后半句说的啥,只感觉天气真的要凉了。

老三缩被子里乞求舍长:“给我打一壶热水去吧宝贝。”

舍长说:“叫爸爸。”

“爸爸。”

舍长蒙了好久,无奈悉悉索索起身穿衣服。

然后宿舍里又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爸爸”“爸爸!”爸爸!!”……

搞笑,这个年代节操是什么……


七七罕见地上游戏了,我的对话窗口不可思议闪烁起来。

她说:多穿衣服。

我说:我们开一局吧。

她说:“好”

七七上去选了女枪,然后中单上单打野被秒抢。

我看着辅助的空缺,觉得真是造化弄人。

我拿了努努,上面还有七七偷偷给我买的脏兮兮皮肤。

总有些英雄是你不忍舍弃的,努努辅助跌下神坛,我怀念的也许是那句:该我们了。然后雪人呜呜呜呜。

好怀念啊…七七还是那故作成熟的走位,实际上一塌糊涂。


我打字:“回来吧姑娘。”

队友打了一串的问号。

七七的女枪站在原地呆滞了好久,然后退出了游戏。

队友又是一连串的问号。

唉…操蛋的爱情呦…


平安夜要到了…

又到了一年一度不法商人不法水果摊贩牟利的时节。

被女朋友和生活费折磨的死去活来的老三准备当不法商贩了。

他不知道从什么渠道捣鼓来一堆孔明灯,然后整了一箱蛇果和包装盒。

按照往年市场饱和度,我觉得他是卖不出去的。

可老三觉得信心满满,拿个破计算器噼噼啪啪算半天。

宿舍里充斥着即将到来浪漫的喜悦兴奋,比过年还热闹,舍长还大方给每个人发了一个杜蕾斯。


痛苦的平安夜到了,宿舍空空荡荡。

我给阿川打电话,阿川难得支支吾吾说有点事情,让我感觉很不科学。

后来我才知道阿川在那天晚上被恋爱了…被恋爱了…

听说那是个长相普普通通干干净净的小姑娘,害羞地递给阿川一个带着疤痕的苹果:“它不好看,但是很好吃哦…”

阿川望着她因为害羞红扑扑的小脸,就那样…恋爱了…

我把宿舍打扫干净,趴桌子上看教父

Your love is alsoyourweakpoint.

你的所爱同时也是你的弱点.,就是在这一句,我感觉到一阵孤独。

我开开灯,那种感觉稍微好了些。


2013年平安夜,我准备去吃拉面,然后回去睡觉。”

我在手机上这么记下。

然后去拉面馆的途中看到一对又一对亲亲我我搂搂抱抱,我只是感慨世风日下。

从拉面馆出来,看看表,已经是8点了,学校上空开始出现自燃的孔明灯,把我在这么苦逼的时候逗乐了。

路边有大叔在卖水果,我说:“我挑几斤便宜点的。“

大叔的表情挺奇怪,我自顾自挑苹果,挑了满满两大带。

回去的路上洗都不洗掏出苹果就开啃,还配合京剧唱段:

要学姜子牙钓鱼岸上,臣要学钟子期砍樵山冈。臣要学诸葛亮耕种田上,臣要学吕蒙正苦读文章。弹一曲瑶琴流泉声响,捉一局残棋烂柯山旁。写一篇法书晋唐以上,画一幅山水卧有残阳。……

路过的人看我就像在看一个二逼。


路上我看到土豆子和她的舍友,土豆子跟他们说了几句就凑过来:“有我的苹果?”

我把袋子撑开:“随便挑。”

土豆子被我逗乐了:“你不这么抠儿能死??”

我说:我傻啊,花十几块买个中看不中吃的东西,你看我这,一共才17。“

土豆子随手挑了两个,伸出手给我一个:”诺,给你的,要幸福哦。“

我笑笑:”会幸福。“

土豆子冲我挥了挥手,迈开大长腿颠颠儿留给我一个背影。

在那一瞬间,我突然不想回宿舍睡觉了,我想去操场,那里有好多孔明灯。

真的蛮好的……

虽然学校明令禁止,但不得不说这是些载着希望的东西。

我提着苹果,仰头看傻了。

回过神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卧槽我没有带纸啊……

我无力靠在冰凉的水泥看台上,似模糊又似清楚地看一对对情侣脸上的幸福和满足。

我把脑袋埋进臂弯,感觉自己在这个幸福的夜晚真的要死了。

七七,我快扛不住了啊……

突然,一阵温热,她从背后搂住我,用我日思夜想魂牵梦萦的糯糯嗓音说:我有一个孔明灯,要不要一起去放……“

我说:”好。“

然后嚎啕大哭。

(完结)

LOL掌游宝投稿联系QQ 2054379940,我们期待更多的掌游宝撸友来向所有人分享你的游戏心情、攻略心得、或是杂谈调侃!
------分隔线----------------------------